禪師為何動輒“罵人”?甚至連佛一起“罵”
發布者:佛教世界  發布日期:2021-12-10 09:18  瀏覽次數:37

禪師為何動輒“罵人”?甚至連佛一起“罵”

乍一聽禪師“呵佛罵祖”,但凡叫個佛子,都會覺得這是大逆不道。仔細看,方察覺,實是一番重大的苦心孤詣。

圖片來源:鳳凰網佛教 攝影:悠遊

圖片來源:鳳凰網佛教 攝影:悠遊

不好惹的德山宣鑒

德山宣鑒的打和罵,確實是著了名的,他曾吼過溈仰宗的開宗祖師靈祐,也曾打過臨濟宗的開宗祖師義玄,更曾罵過曹洞宗的開宗祖師洞山良價:

“洞山老人,不識好惡,這老漢死了多少時日,救得有什麼用處?”

德山不僅罵過當年的開山祖師,而且也曾牽連到釋迦牟尼佛。例如:他曾這樣的說過:“仁者!如此說修行,豈不聞道:老胡(指佛祖)經三大阿僧祗劫,即今何在?80年死後,與你何別……。”

上面是德山譏呵佛陀的說話。下麵且看他謾罵各方宗師的言詞,範圍之廣,可能連他自己也會包括在內。他說:

“……便問如何是‘祖師西來意’?這老禿奴,便打繩床,作境致,豎起拂子雲:‘好晴好雨,好燈籠’。巧述言詞,強生節目,言有玄路,鳥道展手。若取如是說法,如將寶器,貯於不淨;如將人糞,稱旃檀香。

“仁者,彼既丈夫我亦爾,怯弱於誰?竟日就他諸方老禿奴口嘴接涕唾吃了,無慚無愧,苦哉苦哉!”

這一片說詞,實在還是有所專指的,不過沒有指出被罵者的名號而已。例如他說“好燈籠”,這話便是指的溈山靈祐和仰山慧寂說的,而所謂“玄路”,所謂“鳥道”云云,便又是指著洞山良價和曹山本寂了。

本來,凡事做鏡致“裝模做樣”,實在和“文過飾非”相等。所以德山宣鑒,看到當時的一班老禪師,就愛以老賣老,就愛擺出長老的大架子,對那些新進的同道之人,動輒是“打繩床”,“作鏡致”,“豎起拂子”,所出一些毫無意義的鬼話,而美其名為“禪機禪用”,“大開大合”的玄妙旨趣。實際上就是讓人不懂,以便他裝腔作勢而已。

在這種情勢之下,由這位豪爽痛快的德山看來,實在是不勝其痛心疾首之至!所以他說:

“到處向老禿奴口裏,愛他的唾涕吃,便道此老是入木三昧,修蘊積行,長養聖胎,願成佛果。如斯輩等,我德山老漢一見,便似箭穿心!”

所以,德山的罵,一方面固然是對當時那些“作鏡致”,擺架勢的老禪師們的一種規戒。同時,在另一方面,還是對於千秋萬事的佛教信徒視為一種指導。

在當時,有許多老禪師和佛教信徒,實在是太著相了,殊不知佛教教義,根本就是不著相的。便如《金剛經》說:

“何以故?若菩薩有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則非菩薩。”

這話實在說得太明顯了。凡是存有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因而對新進的同道們,以老賣老,大擺架子的人們,都不是菩薩。

所以,德山當年的“呵佛罵祖”,實在還存著一番重大的苦心孤詣,而不得不如此的。

正與現在儒家有些明達之士,對於伊古以來曲解《詩經》的人,也曾大張撻伐過,是如出一轍的。

一部《詩經》,其中有很多篇什,分明是寫相思和慕戀的情事,而他卻說是“對君國之思”。牽強附會,將一部《詩經》的真意義、真價值,全都被埋沒了。

一班擺架子,“作鏡致”的禪師們,對於佛教教義的損害,也就和一班腐儒損害《詩經》價值是一樣的;這當然就值得大罵而特罵了。

得了“真傳”的文偃禪師

談到德山宣鑒的徒孫——雲門文偃禪師,他那種“呵佛罵祖”的作風,更是“冰出於水,而寒於水”了。日本當代的佛教泰斗忽滑穀天,曾說他的話言,有時竟出乎常規之外。

例如他對釋迦牟尼佛的降生,寫出那些昇華的說法,他便極力地反對著。他說:

“世尊初生下來,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周行七步,目顧四方雲:‘天上天下,唯我獨尊’。我當時若見,一棒打殺,……(原語過刻故刪),好圖個天下太平!”

這一片說話,就措詞上面講,容或有過火之處,但一究實際,卻又是真實不虛。

因為,釋迦牟尼佛,本是一位凡夫,和我們一模一樣,他卻由修煉而成了覺者——佛,並不是由其母腹中,一生下地來,就能“周行七步”,更能“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”,居然口裏還會說出話來的,這完全是後世的一班落了伍的教徒眾,“附會”捏造的說話,故意地要把佛陀神話起來,以遂其個人某一方面的私圖而已。

佛教本是講真理的宗教,一經附會,便成為“一假一切假”,而使人懷疑了。

佛教本是具有高深理論的宗教,一經附會,反而顯得極其膚淺了。

佛教本是完全“自力”的宗教,一經附會,便成為神道設教的“他力”宗教了。

佛教本是弘法利生的宗教,一經附會,便成為自修自度的“自了漢”了。

佛陀本是值得讚美的偉大人物,一經附會,就是“冤佛”和“誣佛”了。

以一些近似開玩笑的“附會”之詞,而其演成的後果,竟會是如此這般的惡劣。文偃禪師,以秉賦上“疾惡如仇”的天性,再加以德山祖師後天的影響,當然就不免有如此這般的說話了。

所以,文偃禪師“呵佛”的話兒難聽,而其“罵祖”之言,就更加難聽了。例如他說:

“諸方老禿奴,曲木禪床坐地,求名求利,問佛答佛,問祖答祖,屙屎送尿也。三家村老婆,傳口令相似,識個什麼好惡?總似這般的,永也難消。”

不把佛陀神話起來,不將高深哲理,變成童話世界,又如何能動“三家村老婆”之聽,而為其奔相走告,如傳口令相似,以達其求名求利的目的呢!

所以,文偃禪師“呵佛罵祖”的措詞,或者過於憨直。但是他的“存心立意”,卻也並不那麼的值得厚非,因為他講的都是真實話。

本文轉自鳳凰網佛教:https://fo.ifeng.com/c/8BfwbNZlRzW

上壹篇文章:善人、修行人、明白人,佛弟子的三重人格你具備幾重

下壹篇文章:繞佛究竟應該向左走還是向右走?今天為你揭曉答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