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徒應有的禮節(上)
發布者:佛教世界  發布日期:2022-05-20 09:43  瀏覽次數:126

佛教徒應有的禮節(上)
  佛教有哪些禮呢?這必須先談到佛教的內容。佛教的內容,便是佛、法、僧三寶。因此,佛教主要的禮節,便是佛、法、僧三寶。因此,佛教主要的禮,也就是在於:佛教徒面對佛、法、僧三形容詞時,要如何的應對。
  
  1、對佛應有的禮節
  
  先談到佛教對佛應該有的禮節。
  
  佛是指佛教的教主:釋迦牟尼佛,以及由他所說出、記載在經典中的十方諸佛。譬如:當來下生彌勒尊佛、藥師琉璃光佛、阿彌陀佛……等等。
  
  以釋迦牟尼佛來說,他是佛教的創立者,我們今天所以能聽聞佛法,受到佛教的滋潤,必須先感謝他。對於十方諸佛來說,我們是人格的圓者——同時,他們對於我們,以及一切眾生,都有一顆無比慈悲的心,對於十方諸佛,我們給予一分的恭敬,也是身為佛教徒應有的禮貌。
  
  如此,對於佛——當我們見到佛陀時,應該有怎樣的禮節呢?在釋迦牟尼佛誕生的印茺,是要行五體投地的大禮,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“頂禮”。頂禮就是以頭面向地禮佛足;這是一種最恭敬的儀式。因為,人所最高貴的,乃是頭頂,而人最卑下的,則是雙足。以最高貴的頭部頂禮在佛足前,自然,是表示了內心無比的恭敬。
  
  佛陀在世時,佛教徒見了佛陀,除了五體投地的頂禮之外,還有在頂禮之後,繞佛地儀式。這應該是表示信徒對佛陀的仰慕了。
  
  如今,佛陀的化身早已入滅,現在,我們所能夠見到的,只是佛陀的塑像或紙像,但是佛教徒地佛陀的敬仰,並沒有因而稍減。佛教徒見了佛像,如果是在寺院、或者檔夾地方,仍然行五體投地的頂禮,把佛像當作佛陀的金身。
  
  站在信徒自身來說,有一份恭敬,便有一份功德;同時,頂禮也是折伏我慢的一種方便,何樂而不為呢?
  
  因此,佛教徒在見了佛像,不論是在寺院裏、或在個人家庭裏,都以行五體投的頂禮為正式的禮節;就算不頂禮起碼也要行個問訊禮。這就像我們在路上,遇到了長輩了,總是要趨前打個招呼、行個鞠躬,或者,點個頭,是一樣的道理。如果視若無睹,我行我素而過,就會給人一種貢高我慢,沒有教養的感覺。相信誰都不願意給人這種不良的印象吧?
  
  2、 對法應有的禮節
  
  法指佛法。佛法是無形的,它的存在必須依附有形的東西,比方:語言、文字、書籍、藝術等等。所以,表達了佛法,記載了佛未能的語言、書籍等佛教都必須加以禮敬。
  
  為什麼要禮敬於佛法呢?不僅因為它是佛所說,還因為法是佛的老師。〈〈大方便佛報恩經〉〉卷六說:“佛以法為師,佛從法生;法是佛母,佛依未能而住。”(見大正藏第三冊一五七頁)可見法的尊貴並不下於佛。佛依法才得以解脫生死,乃於成佛,我們了將如此;佛是我們的老師,法也是我們的老師。所以,法與佛並稱,叫做“佛法”。金剛經也說:“若是經典所在之處,則為有佛。”(見大正藏第八冊七五O頁上)哪此,我們怎能不尊敬於法呢?
  
  那麼,要如何尊敬呢?以經書來說,必須妥為保管,不得亂放、亂丟;有佛菩薩像或經文的字紙也一樣。
  
  遇到有法師、居士講演佛法,都應該專心聽講,以表示對法的尊敬。
  
  目前,印刷與傳播發達,要看到佛教經書、聽聞到佛法,顯得很容易;得到的太容易了,往往也就不知愛惜。在古代,沒有印刷品的時候,要看到佛經,就不是那麼容易了。因此,對佛經也就恭敬異常,不但要用雙手捧著,還要以頭頂頂著,以示佛經的高貴和得來不易。看的時候,更要搭衣端坐,恭恭敬敬,心無二念的看。
  
  當然,我們今天對佛經,不一定要像古人那樣,但起碼的尊敬,總是要有的。
  
  3、 對僧應有的禮蕞
  
  (1)尊敬僧的意義
  
  僧在通指佛教所有的出家人,包括比丘、比丘尼、沙彌、沙彌尼、戒叉摩那尼等,不論男女老少,都在僧的範圍內。在家佛教徒通常稱呼出家人為“師父”或“法師”,出家人的身份於在家佛教徒的心目中,是介於教師與父母之間。那麼,在家中佛教徒對“法師”、“師父”,應該有怎樣的禮節呢?由於僧與法、佛並列為三寶,僧的地位與法和佛一樣。佛陀曾說,不要把他看作跟別人不同,“我亦僧數”——佛陀也是僧的一部分。因此,對僧的禮節,有些地方,跟對佛的禮節一樣,比方:佛教徒見了佛要頂禮,見了出家眾,同樣也要頂禮。當然,有些佛教徒,心中可能會不以為然。佛陀是教主,是德行圓滿者,佛弟子頂禮他是理所當然;但,出家眾修學程度不一,如何能跟佛陀比,何以也要在家佛教徒向出家眾頂禮呢?
  
  的確,僧人中,要分別真情為,有菩薩僧、聲聞僧、凡夫僧、福田僧的不同。在人們的觀念裏,菩薩僧與聲聞僧,實在是值得尊敬頂禮;至於普通的凡夫僧,跟一般人並沒有兩樣,只不過是出了出家相而已,如何也跟聖賢僧,乃至佛陀同受信徒的禮遇呢?當然,這是有它的道理的。我們來看一段經文——
  
  〈〈大乘本生心地觀經〉〉卷二說:“善男子,世出世間有三種僧:一、菩薩僧;二、聲聞僧;三、凡夫僧——文殊師利及彌勒等,是菩薩僧:如舍利弗、目犍連等,是聲聞僧——若有成就別解脫戒,真善凡夫,乃至具足一切正見,能廣為他演說,開示聖道法利樂眾生,名凡夫僧,雖款能得無漏戒定及慧解脫,而供養者敬無量福——如是三種名真福田僧。
  
  “複有一類名福田僧,於佛舍利及佛形象,並諸法僧聖所制戒深生敬信。自無邪見,令他亦然,能宣正法,讚歎一乘;深信因果,常發善願,隨其過犯,悔除業障。當知是人信三寶力,勝諸外道百千萬倍,亦勝四種輪聖王,何況餘類一切眾生,如爵金華,雖然萎悴,猶勝一切諸雜類華,正見比丘亦複如是,勝餘眾生百千萬倍;雖毀禁戒不壞正見,以是因緣,名福田僧。若善男子善女人等,供養如是福田僧者,所得福德無有窮盡,與供養前三真實僧,所獲功德正等無量”(見大正藏第三冊二九九頁下及三 OO頁上)
  
  從這段經文中,就可以知道,雖然是個凡夫僧,跟普通人似乎沒有兩樣,但因為他深信佛法僧三寶與戒律;心中沒有邪見,也勸除他人不要有邪見,並且講說佛未能宣揚成佛的難得;做事情又不敢違背因果,所以他心中是充滿善念的;自己偶一不小心有了過失犯錯,就會馬上懺悔改過。如此的出家人,雖然是凡夫,也值得我們加以禮敬;就算有些出家人毀犯了重戒,但只要不失正見,仍然是眾生的福田,尊敬、供養於他,依然獲福我量!
  
  相反的,如果有人看了出家人犯了戒、做了壞事情,就加以蔑視、呵罵,這是佛陀所不允許的。〈〈地藏十輪經〉〉卷三曾談到一個出家人——
  
  “若有破戒,行諸惡法,內懷腐敗,實非沙門,自稱沙門;實非梵行,自稱梵行……而諸有情睹其形相,應生十種殊勝思惟,當獲無量功聚。何等為十?(文長不錄,請見大正藏十三冊七三六頁中)——善男了,於我法中出家者,雖破戒行,而諸有情睹形相,生此十種殊勝思惟,當獲無量功寶聚。是故一切國王、大臣、宰相,決定不合以鞭杖等打其身、或關閉牢獄、或複呵罵、或支解其身斷其命。
  
  “複次,大梵!若有依我法而出家者,犯戒惡行、內懷腐敗,如穢蝸螺……恒為種種煩惱所勝、敗壞傾覆、如是比丘,雖破禁戒,行諸惡行,而為一切天、龍……人、非人等作善知識,示導無量功德伏藏。如是比丘,雖非法器,而剃鬚髮、被服袈裟、進止威儀,同諸賢聖。因見彼故,無量有情種種善根皆得生長;又能開示無量有情善趣生天、涅磐正路。是故依我法而出家者,若持戒、若破戒、下至無戒、我尚不計轉輪聖王及餘國王、諸大臣等依俗正法,以鞭杖特等捶拷其身、或用牢獄、或複呵罵、或支解其身斷其命,況依非法。”
  
  “大梵!如是破戒惡行比丘,雖於我法毗奈耶中,名為死屍,而有出家戒德餘勢,能為無量無邊有情作大饒益……
  
  “是故大梵!如是破戒惡行比丘,一切白衣皆應守護、恭敬、供養;我終不許在家者,以鞭杖等捶拷其身……。我唯許清淨眾,於布薩時或自瓷時驅擯令出,一切給施四方僧物、飲食資具不聽受用,一切沙門毗奈耶事,皆令驅出不得在眾。而我不許國其鞭杖系縛斷命。”(見大正藏十三冊七三六頁下至七三七頁上)
  
  三寶雖然以佛為首,並且依佛而有法、僧;但佛陀圓寂之後,三寶則以僧為首,佛與法皆依僧而立。《華嚴經懺儀》卷三十六說:“今末法之時,僧寶上首,若皈於僧,了成總皈三寶之福;乃至破戒僧,說應皈敬,何況持戒之僧。”(見續藏一二八冊六五四頁下)
  
  當然,因果報應是公平的,不會因為是出家人造惡業就不必受報應;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出家人仍然跟一般人一樣。只是,出家人自有出家人的功德,只要袈裟仍在身,雖然犯了禁戒,暗行惡行,在家人依然必須尊敬其身份——就當作佛陀的後代,來加以尊敬吧!有一份恭敬自有一份功德,何樂而不為?至於犯戒造惡的出家眾,有一天,自然會受到他應得的報應,不用擔心會不公平。
  
  佛陀,圓寂已久,佛法——佛經又都是古代的語文,不是現代的每個人都看得懂,難得有人發心出家,專心研究佛法、修持佛法,進而弘揚佛法,這不值得人們尊敬嗎?
  
  出家,是要舍離世俗的種種欲樂,並且,辭親割愛;另外,也要忍受誤解佛法者的譏諷,和某些外道的惡意攻擊。出家,豈是容易的?
  
  由於出家的不易,所以,佛陀要求人們對出家眾,不論聖凡、不論男女老少,乃至持犯戒者,都一律以平等心加以禮敬。佛法的流傳,主要是靠僧眾的弘揚,雖然在家眾也可弘揚佛法,但卻不能彰顯出佛法所要到達的目標——清淨五解脫的相貌。而出家眾,一件袈裟或一身長袍,無牽無掛的, 自然帶給他一種清淨、解脫的感覺,便人心向於佛法。 轉自學佛網http://www.xuefo.com

上壹篇文章:萬法唯心造 

下壹篇文章:美妙絕倫的極樂世界